白团子

台灣/不定期失蹤/文筆渣

似-01 (雙黑太中)

*角色死亡注意
*私設注意
*OOC注意
*太宰第二人格出現設定注意
*可能棄坑注意
聲明:角色屬於朝霧&春河老師
如果OK↓



“為什麼你不是太宰呢?
明明臉也是,聲音也是,就連習慣也一模一樣。”

中原中也第一次看見那人,是在太宰治死後的一年。

那個名為織田作的男人死了之後,太宰也追隨著他去了。是秋季的午後,中原中也連見太宰最後一面都趕不上,他甚至不知道之前那個每天嚷嚷著要自殺卻還是在自己身邊轉的男人是在哪裡自殺的。

他只記得那天的早上那個人似乎有對自己說過什麼,而那句話也隨著腦中那雙鳶色眼瞳的消逝漸漸的模糊不清。

中原中也甚至都要忘了太宰治這個人,關於他的記憶都被這個看似不在乎卻會在夜裡偷偷鑽進太宰被窩哭的一塌糊塗的男人牢牢的鎖在心底的最深處,因為碰一下都會痛。

可是在見到那個人,認識他、熟悉他,跟他一起生活後,才發現自己的記憶是多麼容易的被勾起,被摔下再傷的血流如注。

__

“中也君,這個孩子就交給你了。”

橘髮的男人在拿到資料後愣了一下。

他在森鷗外面前不常如此失態,而今天中原中也將資料捏的緊緊的,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像深怕自己的口中吐出什麼不該說的東西。

他的雙腿不住的顫抖著,而森鷗外卻像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模樣對著他笑道,“他是芥川君帶回來的。”

“一開始我看到他的時候還驚訝了很久呢,他全身是傷一只眼睛還差點瞎掉。芥川君跟我說這孩子似乎是最近貧民窟裡常被欺負的對象,所以將他給帶回來了。

芥川君是想悼念太宰君吧,所以才撿了一個少年帶回黑手黨,而且這孩子的長相還跟太宰君....”

“首領,請別說下去了。” 中原中也打斷森鷗外的話。

他自己也清楚這樣是非常踰越的行為,但他就是忍不住。

他不認為太宰治是任何人可以取代的。

他討厭他,他喜歡他。他在太宰治死後將那人的所有事物盡其所能的收集起來,他還覺得自己不能完全明白太宰治這個人,但是已經足夠了。

足夠讓他對自己說太宰治是特殊的,是只有一個的,是沒人能取代的。

就算資料上這個人根本與太宰治相差無幾。

“所以首領是想讓我,照顧這個人?”

森鷗外轉過椅子,他撐著頭,一副無所事事的樣子。眼力別有算計的光芒卻一覽無遺。

“啊啊,中也君是最了解太宰的人吧?我可是知道的喔。”

中原中也握緊拳頭,他將手邊的資料折好放進外套口袋,微彎腰後走出房門。

他一路到了地下室,打開了地下室最深處的鐵門,裡面的景象讓中原中也瞪大眼睛。

角落的那個白髮青年臉上和脖頸纏著繃帶,他正不斷的用指甲刮著自己的手,一條條血痕出現在手臂上他卻彷彿對這渾然不覺,紅色的血滴和染血的繃帶散落在周圍。

中原中也衝過去,近乎粗暴的舉起青年的手,查看那些被血染得模糊不清的傷口。

“你在做什麼!?”他吼著,而他面前的青年卻呆滯的看著他的臉。

他想看出什麼?心疼?對啊,中原中也是心疼了。雖然不一樣,雖然中原中也知道他們兩個人不一樣,但還是不忍看著那張臉用著那樣的表情摧毀自己。

那樣充滿著對自己人生的復仇,對這個世界厭惡的表情。就像是恨不得自己不要出現在這裡,像是世界的全貌和所有的污濁和黑暗都被自己收入眼底的表情

他看著面前那人蒼白的嘴唇一張一合,說出了自己都想不到的單字,“中原......中也?”

他喊了自己的名字。

“中也......嗎?”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名字?”

心臟就像被狠狠的拉出來踩踏一番。

他的聲音和那個人是那麼的相似,那樣望著自己的一張臉,身上到處都有的繃帶,一切都讓中原中也想起那個在中原中也名為人生的篇幅深深刻下自己姓名的人。

中原中也的瞳孔晃了一下。他在青年的眼裡看到了自己的表情,是那樣的脆弱,彷彿下一秒就會流下淚來。

青年緩緩的扯動嘴角,露出了一個小小的、詭異的笑容。他看著中原中也的眼神就像尋找到了他最冀望的事物。

“因為,我只記得中也了。”

他哽咽,橘髮青年的喉結上下滾動著卻沒有說出半個字。

中原中也把拉住青年的手放開後轉過身徑直的朝門口走去,“跟我過來,以後是我照顧你。”

他大步的向前行,也不管身後的那人是否跟上。

也許是為了遮掩臉上剛剛才留下的淚痕。

身後的那人小跑著跟在中原中也身後,他試著去拉中原中也外套的袖口,卻每次在將要碰到時都不敢將大拇指和食指輕輕的捏在橘髮男人那件黑色外套上。

他一路上沒有開口說一句話。哪怕他手上的傷口一路上都滴著血或他其實沒有體力可以走完這段路。

白髮青年的每口呼吸都漸漸變得越來越重。

等到了中原中也的住處時,他已經感覺不到有氧氣進入自己的肺部。

“中也......”

他喊道,但他明白自己的聲音小的可憐,因為前面那人還在擺弄鑰匙,而他沒回過頭。

他彎下腰,手掌撐在膝蓋上以免自己倒下,雖然他知道沒什麼作用。

“中也.....好疼...”

那是他意識模糊之前說的最後一句話。

白髮青年忽然倒在地上,中原中也猛然的回身,那份資料也隨著他過大的動作從外套口袋裡掉出。

太宰修治
19歲
身份不明。

Across Love[Chris/Zach] 預寫腦洞

設定:感謝朋友綠帽子的協助

分級:PG-13

內容:Chris醒來後發現自己在一間密室裡,身旁只有能夠支撐一個禮拜的食物及一個對講機。
而他通過那個對講機聯絡到了Zach。

其他:這篇文我要用腦所以可能會思考很久 反正還是敬請期待(混帳你的忘愛還沒寫完((管你!

Letter for Chris[Zach/Chris]

分級:妥妥清水

感謝:每個閱讀的人

注意:詩體,主要角色死亡。

我想你。
在每個寂寞喧囂的夜裡。

我想你。
在每個被晨曦喚起的黎明。

我愛你。
不管是雪花輕旋還是漫天花雨。

我愛你。
你每個呼吸每個表情每個身影。

我愛你的藍眼睛。
像是水面波光粼粼卻又清澈見底。
瞳孔有時被靛藍的夜色籠罩,一道流星劃過又失了蹤影。

我想你言語表情裡帶著的親暱。
每個早晨帶著咖啡味的吻是灌了糖的甜蜜。
尤其是你總會撒嬌似的蹭著我的手臂。

我最喜歡你的壞脾氣。
因為只有我可以輕易的逗你開心。
也能讓你生氣。

我喜歡你開心。
所以不知道我將你的眼睛比做泳池底的水你會不會生氣?
只因為它讓人沉溺。
不知道我因為自己的起床氣拒絕你的懷抱你會不會生氣?
因為它是一個令人感到後悔的回憶。
不知道我提早離開不再回來你會不會生氣?
因為當我不在身邊時你看起來是多麼傷心。

如果你眼角的淚水不曾停息
請允許我讓你露出初次見面時那迷人的笑意。

傻瓜。
逗你開心的方法不用多麼複雜。

只要在最後寫一封信給你。
內容是我愛你。

Freetalk:
從很久以前就想寫詩了啊啊啊啊啊╮(╯▽╰)╭
這次出來的結果蠻令人滿意的雖然要押韻已經讓我腦死了wwww

學生黨的痛苦

不是不更新,是我累的像屎。

Jim Meow-03[Spock/Jim]

別名:大副的飼養日記

分級:妥妥的清水

警告:類人類喵科Jim出現,基本上就是治癒系小短篇(腦洞),不知道會寫多久。

大副日記:

星曆2256.3

當我認真的研究及探討Cattisa這類物種後,了解到了他們的生理構造有83.74%都與人類相近。但是他們的語言系統並不完善。之前並沒有提到過,雖然成年Cattisa使用標準語交談,但是用詞十分簡略,與人類的十歲孩童相似。我想這大概是因為他們是等到成年後才開始學習語言的關係。
我希望能讓Jim盡早與我們交談,於是在三天前教導他星聯標準語,結果令人驚訝,而且對我來說...十分愉悅。

“Spock!”

Spock轉過頭去,這是Jim學會這個單字以來第98次使用。

他朝床上正在用PADD學習發音的金髮青年露出一個小小的微笑,“怎麼了,Jim?”

Jim在床上開心的滾了滾,尾巴舉得高高的晃來晃去,“Spock,會,Vulcan!”

Jim的學習能力很強,之前教他操作複製機時他不用一小時就會了,雖然有點笨拙。他認為聰明的Jim最快也要五天才能學會發音,但是他總是超過他的預期。

Spock挑了挑眉,走過去坐在床上,Jim自動自發把頭靠在他的腿上,Spock輕柔的搓揉他的耳朵。

“是的Jim,Vulcan。”

Spock笑了笑,“Las'hark。”

Jim側了側耳朵,眨著他的眼睛表示不解。

“你要自己學會了解。”他摸了摸Jim的頭,只丟下這句話。

艦橋上的工作很順利。

他甚至請求提早開始他的休息時間才能快點看到Jim。

因為他沒把他帶上艦橋。一部分是因為自從Jim開始學說話後他會將他學過的單字大聲的唸出來,另一部分是出於私心。

畢竟艦長喜歡Jim的耳朵。

他迫不及待,等電梯門打開後他可以說是用跑的回到他的艙室。

一進去就看到Jim剛好抬起頭看著他。

“Spock!”

Jim看到他進門後就跳下床,奔到門邊拉住他的褲腳。他將Jim抱起後蹭了蹭他的臉頰。

“怎麼了,Jim?”

金髮青年晃了晃他的尾巴,一雙藍色大眼睛閃亮亮的看著他。

“Spock,Las'hark,sun。Spock,you are my las'hark,t'hy'la!”

他瞪大了眼睛之後露出一個笑容,忍不住輕笑了幾聲,最後變成大笑。

他的Jim真的太過聰明了。

“是的ashayam,是的。”

對於ashayam這個字,Jim又疑惑的歪了歪頭。

估計瓦肯語跟標準語要一起學了。

咖哩跟豬排飯是絕配[ABO Zach/Chris]

感謝:我可愛的brother,火山

分級:亂七八糟(NC-17)(?

警告:。。。(^v^)

扎克瑞看着身下娇喘的克里斯,那是他梦寐以求的omega,然而他身上却带着别的alpha的味道。

他舔着克里斯的脖颈,想要盖过那令人喷饭的恶心气味,事情却不如他所愿。

另一个alpha的葡萄酒味越来越浓厚。他决定避开那个散发着别人的味道的腺体,他将脸埋在克里斯的看上去就特能生的屁屁里,闻着只属omega才有的猪排饭的诱人香味。

他对了克里斯说了一句“宝贝你好香”,然后把他的小裤裤脱掉,脱的时候还暗爽了一下,粉红色的好可爱。

他把手指x了进去,克里斯拱起背尖叫着,透明的水从x口流出沾湿了克里斯的大腿和扎克瑞的手。

扎克瑞发出咖喱味道的alpha信息素,充斥克里斯的鼻腔,敏感的xx因为戳弄而打开,扎克瑞毫不犹豫的插了进去。

他们或许本就应该结合,不是让那个葡萄酒味的人霸占了克里斯,毕竟咖喱和猪排饭才是绝配。

他猛烈的冲撞着克里斯的小x,企图让他身上的咖喱味融入青年身上美妙的猪排饭味,他好饿啊,想吃肉。

--由于實在是太智x了所以想把谷歌翻譯一起放上來,簡直有病wwww

翻譯:

Zachary looked beneath Jiaochuan Chris, it was his dream omega, but his body but with other alpha taste. Chris licked his neck, and that you want overshadowed hilarious disgusting smell, things are not as good as he wished. Another alpha wines taste more and more intense. He decided to avoid others that exudes taste glands, his face buried in particular looks to be living ass Chris, the smell only of omega have a pork chop dinner enticing aroma. He Chris say "hello baby sweet", then put his little pants off, when it Anshuang off a little, cute pink. He poked his finger into it, Chris arched back screaming, transparent water outflow from Xuekou wet thighs and Chris Zachary's hand. Zachary issued curry flavor alpha pheromone, filled nasal Chris sensitive points because after poking get opened, Zachary did not hesitate to insert into it. They should perhaps this combination, and not let the wine is not occupied Chris who, after all, pork chops with rice and curry is the perfect match. His violent collision with Chris pussy, attempt to get his body into the youth who curry pork chop rice taste wonderful, he hungry ah, eat meat.

一定要認真看喔(愛心

[AOS/SK]我很好[一篇完]

小火山:

又名:飙刀的后果
警告:角色死亡。


Jim见到了Amanda,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位人类女士。从没有人过告诉他人死后的世界并不是一片虚无,而只是留在生前最牵挂的人身边,守护着那个人。Amanda对他微笑,牵起他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背,把心爱的儿子交给了他守护。


他一开始的时候感到愉悦,除了可以继续待在他的Spock的身边之外,他还可以无时无刻的粘着他,看着他的一举一动,直到他岁月的尽头。


但很快的Jim就发现这不是好玩的任务。
他知道自己有自毁的倾向,这是他与生俱来的部分,就算他并不喜欢这一点但他就是无法改变。McCoy为此骂了他好几次,Spock也为此给过他几次带着愤怒和惩罚的性。他发现在他自己的葬礼之后,逻辑至上的瓦肯人身上出现了这个特质,Spock在失去了他之后一次次的主动去执行危险甚至自杀性的任务,简单来说,Spock在送死。


Jim一次次的用自己的力量把Spock从死门关前拉回来,看着心爱的人一次次的升职,看着岁月漫漫的在Spock的脸上添增更多的细纹和对Jim而言充满魅力的白发,但是作为守护灵,守护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一次次的救回Spock让Jim的魂魄已所剩无及,他很快就会消失无法前往极乐的世界,就算Amanda说过会在那边等着他心爱的儿子的爱人。


Jim看着Spock受到攻击后慢慢失去呼吸,Spock这次不是故意的,他遵从了自己内心的回去拿Jim唯一留给他的信物,一个他从来不戴的戒指。


Jim听过瓦肯人在受到致命的攻击后会进入假死状态,而Jim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让Spock进入假死状态而不是真的失去生命。Jim在触碰到Spock之后看见自己正在消失,他灵魂的形态从指尖开始化作消失在空气中的粉末。


Jim在最后一刻对上了Spock的视线,而Jim相信这一切不是他的心里作用。


“我很好!不要担心!”


Jim豁出一切的大吼,他看见了瓦肯人眼神的变化,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猜其中的意思了。

忘愛症候群–上[Spock/Jim]

分級:永遠都是清水

警告:虐小艦長

“Bones,情況怎麼樣了。”

他試著讓自己的手不要那麼顫抖,但是他做不到。

是他害Spock受傷的。

幾個小時前的外出任務,他堅持要親自下去勘查,無奈之下Spock也只好跟著,他卻讓Spock受傷了。

瓦肯人總是能事先感知危險,這次也一樣。 那隻外星生物攻擊過來的時候Jim根本沒有查覺到,直到聽到Spock叫他,並將他推走時,他才後知後覺。

牠的爪子狠狠插進Spock的後背,再差一點就是瓦肯人的心臟。

他讓星艦馬上把他們傳送回去,回到星艦上的時候Spock早已奄奄一息。

“我不知道,Jim。我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力,不過該死的沒人知道瓦肯人受傷會怎樣。”

McCoy拍了拍好友的肩膀,“去休息吧Jim,你的臉色比綠血大地精還糟糕。”

Jim搖了搖頭,“我在這等他醒來。”

他走近床邊,握著Spock的手。

瓦肯人不喜歡肢體接觸,這件事Jim知道的。但是他還是喜歡不時去拍Spock的肩,不時去逗他。終於在幾個月前Spock親口說他們是朋友,不用顧忌。

他讓他的朋友差點為了他死掉。

“Spock,要醒來啊。”

—————

這是哪?

好黑。

Spock試著去感知他所身處的地方。

他記得他救了他的艦長,之後他陷入昏迷,睜開眼睛就在這裡。

他為了Jim差點死掉,除了他是自己的艦長,因為他是自己的朋友,也因為...

因為什麼?

他頭痛欲裂,在這片黑暗中他看不見自己,看不見其他東西,唯一清晰的只有彷彿要斷裂的神經。

他試著去思考Jim,那個對他來說像是陽光般的存在。

他卻回想不起來任何東西。

他甚至想不起來為什麼要和Jim做朋友。

他感覺身體上的哪一部分正在流失,他對Jim剩下的感覺只剩下單純的厭惡。

怎麼可以這樣,不可能這樣。

他還清晰的記得他是多麼的渴望Jim,他可以為了他去學習任何東西,為了他去習慣人類相處的方式,他還能讓Jim碰觸他的身體。

但是現在被Jim碰過的地方卻泛著噁心感。 他和Jim的一點一滴都被什麼帶走了。

什麼都沒剩下,原本應該有著喜愛的地方。

什麼都沒剩下。

—————

他能感受到Spock的手指動了動。

Jim還來不及驚喜,被緊握著的那隻手卻狠狠的抽走,好像碰到了什麼噁心的東西一樣。

Jim看著Spock的眼睛緩緩睜開,裡面全是對肢體接觸的厭惡。

他對Spock僵硬的笑了笑,把手默默的背到背後。

“Spock,你醒了。”

“肯定的,艦長。”Spock看著Jim的表情,心中的愧疚越積越深。

但是沒辦法,剛剛被他碰過的手指現在還麻痺著,他甚至喊不出Jim經常強調的,叫他的名字。

Jim小心翼翼幫Spock拉好被子,不去碰到他的身體,“你等等,我去叫Bones。”

他閉上眼睛,去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直到三錄儀的聲音讓他睜開了眼。

“醫生。”他覺得告訴McCoy會是正確的選擇,也許這是被外星生物攻擊後所產生的後遺症。 但是不能讓Jim知道。

“可以請你讓艦長出去嗎?”

他可以看到McCoy身後臉色蒼白的Jim眼中泛起了淚水。

“Bones我先去值班了。”他倉促的對他們兩人笑了笑,連再見都沒說就出了艙門。

McCoy嘆了口氣,他放下手上的儀器,坐到Spock的床邊。

“說吧。”他皺了皺眉,“你有什麼是必須和我說但不能跟那小子說的。”

Spock因為醫生能了解他的想法而驚訝,不過他沒有時間浪費,“醫生,我認為我的精神出了問題。”

McCoy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搖頭,“精神病?不是吧,你不可能——”

“並不是的,醫生。我是說瓦肯人的精神領域。我在其中感知不到我對Jim的任何情感。”

他看見McCoy吃驚的站起身,他試著完整的說出他想表達的,“要說真的剩下什麼的話,厭惡。只有厭惡。”

“你說你奇怪的大腦忘了你對Jim的所有感情?見鬼的,我可不是瓦肯醫生......我會試著處理這件事。你的判斷沒錯,不該告訴那小子,不然他肯定又會認為是他的問題。”

Spock因為醫生能認同他而感到欣慰。他疲倦的眨了眨眼,發生太多事了,他需要休息一下。

—————

他已經能下床走動了,但是McCoy不准他值班。

Spock打算到艦橋看看艦長的情況,不過他擔心當Jim想觸碰他時,他能不能控制身體不要躲開Jim。

電梯一節一節的往上升,他不安的情緒被不斷放大。

他擔心的事似乎真的會發生。

“請求允許登艦,艦長。” 他能清晰看到在艦長椅上的那個人看到自己時那雙藍眼睛綻放了多美麗的光彩。

“Spock!”

Spock在心底欣慰的笑了笑,幸好他還沒失去對Jim的笑容產生喜愛的能力。

可是很快的就不一樣了。

“Spock你受傷不要緊吧?Bones不是說你要好好休息嗎?”

他看著面前的人露出擔心的神情,剛剛的喜愛突然轉變成厭惡。

“我已可以下床走動,醫生也確認了這點,你的擔心是多餘的,艦長。”

語畢他瞪大了眼睛,他不想這麼對Jim的。

“...我一直不知道。”他可以說是驚惶的看著他面前的人受傷的表情,不對,他的Jim不該是這樣的。

“原來我的關心讓你覺得多餘。”他苦澀的笑了笑。

不是的,“艦長,你現在應該回到崗位了,疏忽職守是不良的行為。” 不對,不是這樣的。

Jim沒有看他。 他轉過頭,看著面前的展示玻璃,前面的星空是那麼美麗,他卻感受不到任何色彩。

“你可以回去了,指揮官。”

—————

TBC

Freetalk:
腦死。世界冷酷無情,只有派派的屁股還有點溫度。

〔Pinto〕The Cage

慕夜:

有點不健康的第二章

重口注意

最近鈣片看太多了我去檢討

有點重口但是還是想看一下請走這裡

看完請不要打我

但是我覺得這樣挺適合醫生的(。)

Soul[Spock/Jim] 一發完

別名:飆刀的後果

分級:大概是清水

警告:OOC有一點,大概吧。玩不爛的梗喔。

他看著面前拿著相位槍對準自己的人,眼前突然閃過好多好多的畫面。

放任自己撒嬌的Spock。

因為自己的惡作劇而皺眉的Spock。

每天早上親吻自己額頭的Spock。

說好會永遠陪著他的Spock。

他不懂,明明說好會愛他的,會陪在他身邊的。
他亦步亦趨的走向Spock,兩旁的船員們早已將相位槍調到紅檔。

啊,算了,開槍吧。就算自己千瘡百孔,只要你還是原來的你,那麼一切都已無所謂了。

他走到Spock面前,抬起頭看著那雙曾承載著愛意的眼睛。

“Spock,親親我好不好,你以前最喜歡親我的額頭了。”

面前的人靜默著,Jim苦笑了一聲。

“果然,連這最後的祈求,也不給我嗎?”

他抓住Spock拿著相位槍的手,將它對準自己的左胸。

“Spock,我想說...”

他倒下之前還能看見對方那微微放大的瞳孔,和來不及說出口的名字。

Spock,我用盡了一生去愛你。

下輩子,我會竭盡所能的去恨你。

END

Freetalk:
百玩不膩的狗血梗(´・ω・`)